木棉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

看了老九门,我居然要站副一了⊙▽⊙

全面回归!《光眼》小号见⊙▽⊙
(我在去青海的路上)

兔兔:加大力度好吗?

政委:好。

(饱饱唱给我多一点,我没有极限。。。好羞耻。。)

不要污。

佛爷,我一看见你就满脑子开小火车,我就想让你哭,让你脸红,让你不好意思,让天下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你的靴子你的皮鞭你的帽子你的大衣都是苏苏苏苏苏。,你就是我的美人。

——伪陈深

那人的外套手感相当好,不过比起那皮肤还是差的远。吃了药后的身体格外敏感,我的抚摸和呼吸都会引起一阵颤抖和喘息。
“佛爷,你真美。”
你也不和我说话,一直咬着下唇,脸都红了。
我把你的外套脱下,扒开那真丝的里衣,看见那平日里嫩白的窄肩有些染上粉红。
啃咬锁骨,满意地得到了更深的喘息和细碎的呻吟。
啧啧,真是媚骨。

——陈深

光行【02】

“饭好了,都出来吃饭啦!”李易峰一声喊杨幂就从房间里面冲了出来,接着楚狼、亦凡也快速下了楼,隔了一小会卡伦也走了出来。

食物的力量就是非同凡响。

“哇!”杨幂表现得很震惊的看着桌上的饭,然后一瞬间的天塌脸:“为什么只是白米粥。。。”

“现在已经是凌晨了,晚上少吃东西好不好。”李易峰说得义正词严,他是不会告诉他们只是他懒得开灶了。

“白粥也行吧,好歹比饿着强。”亦凡坐到饭桌旁端起碗就打算往肚子里灌。

“诶!”李易峰的一声喊让亦凡直接呛住了。

“干嘛!不许打扰帅哥用餐,不对,喝粥。”亦凡翻了个白眼。

“伟霆还没下来呢。”李易峰望向陈伟霆的房间,房门紧闭着,他丝毫没有出来的意思。

“那。。咋办?威廉没准有事呢,等他出来黄花菜都凉了。”亦凡执着地盯着碗里的粥。

“易峰你手机。”杨幂看到李易峰在饭桌上的手机亮了一下,就提醒李易峰。

李易峰发现是陈伟霆传来的简讯。那人好像是听到了他们的言论,可是这么远的距离,又怎么听得到呢?

“伟霆让我们先吃,不用管他,他已经接到了任务,正在安排我们的行动计划。”

“哇。。。任务。。。不知道组上的任务是什么,不过想想就应该很刺激。”楚狼像好奇宝宝一样盯着李易峰的手机,仿佛他的手机里面就有任务似的。

“明天就知道任务的内容了。”一直沉默的卡伦突然说话把楚狼吓了一跳。

“也是也是,先吃饭喽。”

众人在餐桌上一阵风卷残云的大扫荡,一大盆粥和馒头被席卷一空。

“吃完了我们该说说洗碗的问题了吧。”李易峰看着吃饱的众人默默开口。

“我困了我先洗澡去了”楚狼说完就想跑。

“我也去我也去。”亦凡也快速起立。

“我还要做面膜,洗碗什么的就辛苦易峰啦。”杨幂也打算溜之大吉。

“都——不——许——动——。”李易峰拉着长音一脸无奈的看着众人。心里默默重复前不久的吐槽:伟霆都找了一群什么人。。。

“你们看看人家卡伦,动都不带动的!”李易峰气得瞪眼。

卡伦:“你。。刚才说什么了?他们怎么走得这么快?”

李易峰感觉自己马上要变成李一疯了。

卡伦还一脸懵逼的看着他。反应弧长怪我咯。。。

“好了好了。。今天我洗碗,然后洗碗的顺序分别是:楚狼、亦凡、杨幂、卡伦,好了就这样。你们可以走了。”

“易峰你不公平!”楚狼愤愤不平的看着李易峰

“怎么不公平了?”

“凭什么我们都要洗碗伟霆不用,哼。”亦凡白了楚狼一眼,易峰这么照顾威廉怎么会让他洗碗。

杨幂也露出了腐女的笑容。

李易峰顿了一下就理直气壮地说:“没有为什么,快去睡觉,要不然今天晚上洗碗归你了。”

“哼,你们欺负我。。。呜呜呜。。。”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跑了。

“大家晚安。”李易峰说完,看着楚狼的背影狡黠一笑,我还治不了你。

等众人回屋休息了,易峰意识到陈伟霆还没吃饭,于是乎又回到了厨房,熬了一碗香菇菠菜粥端着上了楼。
不要问他为什么别人是白粥但陈伟霆却不是。

“伟霆,我方便进来吗?”李易峰紧张地敲了敲门。

听到可以的声音李易峰舒了口气就端着粥进了屋。

“易峰怎么了?”陈伟霆伏在书桌上,在电脑上面用电子笔勾画着什么内容,看到李易峰进来就起了身。

李易峰看见陈伟霆脱了白天的外套穿着白色的衬衣,衬衣不宽大,甚至有些紧,正好显露出紧致的细腰和若隐若现的胸。。。

李易峰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又怕伟霆看出自己的心猿意马赶紧道:“你还没吃饭呢,我给你做了粥。”

“好的,谢谢易峰啦。”看着陈伟霆笑得纯良无害,李易峰不自觉脑补到了兔子。。。白白的。。。软软的。。。

“易峰还有事吗?”温柔的声音打破了李易峰的脑洞,让他感觉很不好意思,说了句没有,早点休息就溜出了房门。

回到自己的房间,李易峰又想起来刚才的陈伟霆。心想:这个天行怎么能这么性感,身材这么诱惑,还穿成这样,分明就是勾引,他自己还一点都不觉得,而且他低头的时候自己好像是看到了。。。胸沟。。。

一阵罪恶感直冲到大脑皮层,李易峰使劲晃了晃头,默默告诉自己自己是好党员,不能随便脑补自己的领导。然后背了一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才睡觉。

其实李易峰那个吐槽确实挺对的,陈伟霆都找了一群什么人,只不过他忽略了自己。。。而已。。。

等李易峰起床天已经有些亮了。

纽约的清晨并不安静,窗外的鸟叽喳地卖弄着清脆的喉咙,太阳还没有从一夜堆积的云雾中探出头来,树叶绿得仿佛可以滴翠。

李易峰伸了个懒腰,推开房门,打算去厨房烧上一壶热水。

李易峰房间旁边就是陈伟霆的房间,等李易峰经过时发现他门缝里有细微的光透出来。

李易峰一愣,担心他是不是一夜没睡。刚打算敲门,可是一想要是伟霆睡着了就会被吵醒,不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罢了,一不做二不休。李易峰下了决定,轻轻推开了他房门。

“谁?”趴着睡在桌子上的陈伟霆猛地直起身并且拿起手枪对着门口的人,发现是李易峰才松了口气,放下了手枪。

李易峰被吓了一跳,幸好是虚惊一场。李易峰觉得伟霆的警惕性不是一般的高,自己轻轻推门的声音都能从睡梦中清醒。

看到他眼下淡淡的淤青,心像被扎了一下,这人肯定晚上没怎么睡。想想又是一阵后悔,早知道就不推门了,自己肯定把他吵醒了。

“易峰怎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吗?”陈伟霆疑惑地看着李易峰。

“没。。没事。。。我看你屋里灯还开着,怕吵醒你就没敲门。”

李易峰正手足无措的时候突然看见的桌上的粥碗,碗中还剩下半碗的粥。

“粥不合口味吗?怎么就吃这么点?”李易峰想起昨天他们喝的粥,再看看眼前的粥,真的是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没有。。。我。。。不太饿。”陈伟霆看着粥也觉得不好意思,人家辛辛苦苦给自己做的,不喝肯定不合适,但他昨天有点晕机,晚上根本没有什么食欲,硬是喝了半碗,差点吐出来,就没有再动了。

“时间还早,要不然你再睡会儿吧。”李易峰知道他肯定没有说实话,但也没多问。毕竟让这人多睡会儿才是主要。

“不用了,一会儿我们开个会,说说这次行动的计划和安排。”陈伟霆昨天想了一夜的计划还有些小地方没有定下,打算和大家商量一下,然后要尽快开始任务。

“好吧”李易峰见陈伟霆有他自己的安排也不多说,端起粥碗就出了房门。

突然想起来什么又猛地回头,看着他还是穿着昨天晚上那件白衬衫,说道:“早上有点冷,伟霆多加件衣服啊。”

看见陈伟霆点了点头,才心满意足地出了门。

“咳咳。。。”刚走到楼梯口就听见楼下客厅传来了楚狼刻意的咳嗽声,杨幂也一脸诡异的看着李易峰。

“易峰这么早在伟霆房间里干嘛呢?”楚狼靠在沙发上笑得神秘兮兮的。

“关你什么事,好好呆着吧你。”一句话又噎得楚狼没话说,一个“懒得理你”的甩头就继续躺在了沙发上。

“哇,易峰你菠菜蘑菇粥哪来的?我也正好饿了。”亦凡从房间里出来,看到李易峰手里的粥睁大了眼睛。

“咳咳。。。易峰我也帮不了你。”杨幂笑着摇头。

正在尴尬中,陈伟霆出了房门:“大家早啊,怎么了?气氛这么凝重。”

“没。。。什么事也没有。”楚狼先开了口,要是让陈伟霆知道自己在脑补他和李易峰那还得了。

“没事就好,大家先吃早饭吧,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开会。”

“好。”卡伦出了房门说到。

“威廉你穿这么多不热啊?”亦凡穿着短袖看着陈伟霆的外套一脸疑惑。

李易峰抢着说:“人家穿多少你管得着吗?”然后心想着,要是你和楚狼看见伟霆穿白衬衫的样子不得把眼睛粘上去。

亦凡翻了个白眼就下了楼。

一小时后,大家吃完了早饭,坐在了餐桌前等着任务的下达。

陈伟霆:“这次我们的任务是照下凡尔卡门实验室的毁灭计划,然后传给组织上。毁灭计划的具体情况请看投影。”

陈伟霆电脑内云络上的有关情况通过一个小盒子投影到了墙壁上,说:“现在实验室有一个小队正在做克隆奶牛的实验,今天下午三点正好要招一批牧民在实验基地驻扎。

卡伦的长相和纽约人没差别,并且和那里的人交流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卡伦是第一个潜伏人员,可以吗?”

“没问题。”卡伦点了点头。

“实验基地除了招牧工,每天上午九点都要有运草工去运送牧草,楚狼,你去可以吗?”

“行!我听伟霆的。”楚狼答应得干脆。

陈伟霆见楚狼同意了就继续说:“这是楚狼的卡伦的接头方式。一共只有两次的联系机会,你们一定要提前协调好。

楚狼,今天下午你做一张聚焦纽约的记者证,只有这个报社可以直接进入实验基地采访,我在下午去一趟聚焦的报社弄到采访许可证。

杨幂,行动前你作记者进入采访,掩护我进实验楼,可以吗?”

“没问题。”

亦凡有些坐不住,问:“那我干什么?”

“你在行动之前和楚狼到基地后山去尽量破坏实验基地的电路,然后在警察来检查之前复原,可以吗?”

楚狼说:“可以倒是可以,但是基地肯定有应急供电系统,我们切断电路也没什么用啊。”

亦凡弹了一下楚狼的脑袋说:“笨了,这样就可以引出一部分的警察,方便威廉行动啊。不过威廉,你一个人行吗?”

“等你完成任务来接应我。”陈伟霆面对亦凡的质疑一脸无奈,不过要确保任务万无一失,还是小心为上。

“那我呢?”楚狼瞪了瞪眼。

“你就快速回公寓,防止外人入侵,确保公寓安全。”

“那。。。好吧。”楚狼知道伟霆安排的严密性,既然他说了就肯定有必要性。

“我呢?”李易峰看着陈伟霆笑了笑。

“你今天下午去和我拿到采访许可条之后去是实验基地后上查看地形,安排行动路线。晚上你帮助楚狼和亦凡设计炸弹图、爆炸时间和行动时间,明天早上告诉我,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然后。。。我就没事了?”李易峰有些不可思议,他辛辛苦苦来一趟纽约,不会连最终行动都没参与吧。

“你会格斗吗?你会杀人吗?”亦凡问李易峰。

李易峰沉默了,他从小就在书本中长大,格斗什么的基本上没有碰过,只是看光碟学了几招防身术,和其他身经百战的成员不知差了十万八千里。

就自己的三脚猫功夫,即使再想参加行动,也是无稽之谈吧。

可是。。。这个计划是很重要的,伟霆只身进入实验楼,会不会有危险?

陈伟霆看到李易峰沉默,知道李易峰在埋怨自身的无能,不能参加最终的行动。

但他不知道的是,那人竟是在担心自己的安慰。

他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毕竟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人,他觉得自己是不配有爱和被爱的,现在即使出现了,纵使他慧眼无双,也是不知罢了。

“最终行动定在两天之后的晚上,安排有变动会提前通知,散会。”

陈伟霆关闭了投影,卡伦回屋准备行装,亦凡和楚狼在唠叨,不过李易峰听不清他们说的内容。

陈伟霆拿起电脑,径直上了楼,眼神并没有看李易峰。

但他可以感觉到那人的失落,但他没有劝李易峰。

有的心结只能自己解开,经过了打击才会知道自己不够强大,他们谁都帮不了谁。

或许习惯了黑暗和冰冷,就感受不到光和热了。但是你从来就没有看见过阳光,所以不怕失去。

陈伟霆打开窗户,已经到了正午,太阳照在外套上,挺暖的。

太阳穿透了千万米的云层来到人间,仿佛是你穿过人海和流年来到我身边。

光行【01】

总部

“天行,这次是光眼的第一次任务,你找来的人我相信没问题,任务内容我会发到你的行动器上,下午三点的飞机,目的地纽约。你的队员在休息室。”

“好的,保证完成任务,阴阳。”

光眼,中国第一秘密行动组织,听从国家号令,成员六名,队长天行,间接任务管理者——阴阳。

休息室

“欢迎各位来到光眼,我是天行,陈伟霆。”陈伟霆推开了休息室的门,看着里面的人轻轻一笑,但笑容背后的目光却是像深海一样,平静、深幽。

“木行,Mr.K。”Mr.K是中国人但在梵蒂冈长大,精通多国语言,擅长格斗,负责光眼的语言和搏斗。

“水行,杨幂。”杨幂,医学博士,负责医疗和狙击。

“火行,楚狼。”听到楚狼的名字,K明显楞了一下,这人来自塔克拉玛干,人称“沙漠之狼”,据说世界上没有他炸不倒的建筑物,他又是如何来了光眼?

“土行,李易峰。”物理学、地理学博士。负责精确度和时间计算,负责勘探、计时以及。。。伙食。。。四川人表示会做饭怪我咯。

“金行,卡莱尔·卡伦。”卡伦,英国人,精通中文,计算机专家,负责信息网络和监控操作。他的眼里,世界上的金钱可以随便拿,因为没有银行的网络安全系统可以拦住他,他父亲的公司是世界前十强,碰巧他叔叔是开银行的。

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有着无数的故事,换过无数种身份,但是既然到了一起,就都是团队的一部分,他们是光眼。

“各自负责的内容我已经发到每个人手机上了,下午三点,飞机直达纽约。还有三个小时,收拾行李和武器装备,两点半到总部机场就位”陈伟霆的声音刚落,楚狼就跑到杨幂身后,还没拽住胳膊喊美人,其他人就听到了一声惨叫。

杨幂黑色高跟鞋的鞋跟狠狠踩住了楚狼的脚,高跟鞋vs皮鞋?

“幂姐姐。。你的鞋跟。。真尖。。”

“嗯,谢谢夸奖。”杨幂把鞋跟踩在楚狼脚上使劲拧了一圈才松开,头也不回就走了。

K同情了拍了拍楚狼的肩,也走了。。

留下楚狼在原地凌乱。

忙碌的时候,时间过得飞快,陈伟霆两点十分到机场,李易峰已经到了。

“天行好。”

“你好,代号只有行动的时候才用,叫我伟霆就行。”

陈伟霆说话的语气让李易峰心里的紧张少了许多,李易峰心里感觉这个人还挺温柔的,不像自己心里想象的冷冰冰的。不过。。不可否认,这人确实挺好看的。

沉默中K和楚狼也向这里走来,K不说话的时候让人感觉特别高冷,但熟悉了就会发现其实是半个话篓子。如果K是半个话篓子,那楚狼就是一整个的话篓子,他们两个一见如故也是应该。可真的没人能把这两个人和杀戮联系在一起。

问过了好,伟霆对K的名字有了疑问:“K,你有没有中文名字?只叫你K觉得很别扭。”

“那就叫我亦凡好了,这是我的中文名,叫我Kris也行。”

过了一会儿杨幂和卡伦也来了。

杨幂的行李有些瞩目,女人的行李多一点正常,但和别人的比起来就显得不太正常。亦凡也调侃她的行李是不是搬家,杨幂倒是一脸理所当然的说:“我这里面很多是药的,哪天你脑子坏了尽管找我。”然后心里默默的说:我就直接给你把脑子切了。。。

两点二十,光眼全部到齐,登上了去美国纽约的飞机。

光眼开始了新的征程,英雄不问出处,青山难留君子。

到了纽约已经已经是深夜,总部买下的车停在机场,阴阳为他们租下了第五大道的107号公寓。卡伦开车载着光眼在公路上快速行驶。

纽约夜晚的街道上都是灯火通明的,有的酒吧还开着,仿佛是一座不夜城,但空无一人的街道和公路暴露了城市的危险,在这里人人都可以开枪,到处都有可能存在杀人犯,世界很多的特工和杀手也暗藏在这座城市。

“纽约的晚上好亮啊!”楚狼笑得一脸灿烂。

“你没来过啊。”亦凡白了他一眼,亦凡曾经是杀手,其实也挺没有原则的,给钱就替别人办事。但他相信这里的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和他相似的经历,他们每个人的足迹都应该遍布过世界的每一处角落,可是楚狼就像个乡野村夫,是确实没来过,还是隐藏的太深?

楚狼也瞪了他一眼:“我印象中还真没来过,沙漠里面也没个人,我整天和骆驼说话。。。”

李易峰心里默默吐槽:伟霆都找了一群什么人。。。

杨幂伸了个懒腰说:“我饿了,易峰到了公寓做好吃的吧。”

李易峰:“诶?你们还没告诉我你们都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万一我做的饭吃中毒了咋办。。。”

亦凡:“我觉得我吃什么都ok。”楚狼跟着点头。

杨幂:“不要放太多油就好,长痘。”

李易峰一脸无奈,卡伦还是保持面瘫脸,说了句都行就不再说话。

“伟霆你呢?”李易峰见陈伟霆没说话,只是看着车窗外面,好像在想什么事情。

“我啊。。除了海鲜别的都可以吧,”话音刚落又快速补上了一句,“还有牛蛙。”

“原来威廉怕牛蛙啊。。。”亦凡笑得狡黠。

“亦凡你怎么知道我叫威廉?”

“你看你手上的纹身”陈伟霆下意识看向自己左手的纹身,那个“W”已经有很久了,颜色发着淡淡的灰色。

李易峰说:“w就是威廉啊,你怎么不说个别的。”

亦凡盯着W目不转睛的道:“你知道除了威廉以外,还有其他开头是w的英文名吗?”

李易峰想了一会儿:“好吧。。。不知道”

亦凡点头:“嗯,好巧我也不知道。”

“。。。。。。”

杨幂对亦凡是段子手的这个问题深信不疑。

光眼带着装备进了了107公寓,李易峰突然发现组织上就是个土豪。

两层楼在纽约虽然很常见,但是客厅要不要这么豪华。

大理石的罗马柱和金色的壁纸交相辉映,随处可见价值不菲的装饰品,水晶钢琴摆在客厅的中央,红酒和淡淡发光的高脚杯整齐的摆在酒柜上。

李党员表示跟着组织走党费不用愁了,亦凡和楚狼看见这样的公寓也楞了两秒。

公寓一共六个房间,亦凡和楚狼在楼下,剩下四个住楼上。

杨幂刚放下背包就说:“易峰快做好吃的。”

“好吧。”李易峰其实也很饿,就快速冲进了厨房,看着塞满食材的冰箱笑得深沉。。。

这时,陈伟霆的手机了收到了阴阳的指令。

天行:你们这次的任务就是拍到凡尔卡门实验室的“毁灭计划”,传给组上。关于计划的详细情况见云络。阴阳

云络其实就是一个组织上的电脑资源库,里面记载了世界各地的任何方面的最新情况。

陈伟霆是知道凡尔卡门的,这是美国一个著名的专门针对克隆研究的实验组织,但是这个计划他从未听说过。

既然组上要,那么这个计划一定非比寻常。

快速打开笔记本电脑,进入云络,查找毁灭计划的来龙去脉。

毁灭计划:美国纽约凡尔卡门实验室制定的关于克隆未来走向的方案资料。这也决定着美国主流克隆科研学者接下来的研究任务和研究主要方向。计划位于纽约中心,凡尔卡门地下实验室,目前属于凡尔卡门的重点保护对象。

陈伟霆知道这次任务的艰巨,从第一次任务的困难程度完全可以看出组织上对光眼给予了深切的希望和高度的关注。

具体的行动方案,还需要进一步思考和商议。他向组织上发过了誓,保证完成任务。阴阳最后只告诉他一句话,不管任务的难易和大小,带着光眼平安回来。

他们是胜利的标志,是希望的继承者。

窗帘下面的装饰物一下一下地轻轻敲击着墙壁。

起风了。

题外话:大家好我是帛呈(江宬也是我),第一次在lo发文,在贴吧玩耍的小伙伴应该见过我的。
这个脑洞来源于在网上看了一篇超帅的架空,然后就开启了黑洞模式。。。文文应该是帅帅的,但已经向逗比的方向发展了。(我控制不住自己)比心。

有一瞬间我特别喜欢你,结果过了好久我还是喜欢你。自从遇见你,表白都变得容易了。爱你依旧和以后。

愿君长安。


峰峰你看得等等都不好意思了●ˍ●

我承认你老婆好看,但你这样盯妻真的好咩(图片转自微博)